創研中心 - 功能性評估

細胞實驗

成纖維細胞是皮膚真皮中的主體細胞成分,其分泌的膠原纖維,彈性纖維及基質成分,與成纖維細胞一同構成了真皮的主體。隨著年齡增長,皮膚組織特別是真皮及皮下組織萎縮,真皮中成纖維細胞數量逐減少,皮膚合成膠原蛋白的能力下降而分解膠原的金屬蛋白酶增加,最終導致皮膚老化、皺紋形成。成纖維細胞的衰老是皮膚衰老的基本原因,在皮膚老化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本測試通過測定樣品對成纖維細胞增殖情況影響來評價樣品潛在的抗衰老功效。

在正常狀態下,人類皮膚的顏色主要取決於黑素的含量和分佈,在黑色素形成過程中酪氨酸酶是主要限速酶,該酶活性大小決定著黑色素形成的數量。本測試通過考察樣品對人黑色素細胞(B16細胞)合成黑色素數量的影響以及樣品對酪氨酸酶活性的抑制程度進行檢測,以此評價其美白功效。

物質含量分析

全麗希望消費者使用的產品是富含天然來源的營養物質,但口說無憑。因此,秉著對消費者與顧客誠信的原則,全麗將對產品核心物質或是配方中高比例含量的複合物質進行成分含量分析,檢測範圍包括糖類、蛋白質、氨基酸、特定苷類、特定黃酮、以及其他特定物質。

經皮吸收測試

營養物質的存在證明了有機會對肌膚細胞帶來正面影響,而這些重要的營養物質的滲透能力是否強大?是否能夠抵達細胞所在的深層?這些關鍵的因素將影響肌膚是否能從內到外的改善。物質很營養,但如果無法抵達應該到達的地方,就難以影響細胞增生、蛋白合成,從而難以對肌膚產生綜合的正面改善。即強大的保溼力根本無法解決皺紋問題,因為皺紋正是來自肌膚深層的膠原纖維損失、斷裂而導致的自然現象。如果營養物質無法到達肌膚深層,那麼根本不可能從底層新生支撐來淡化細紋。

醫學上的注射或是激光手術,可以帶來短期的緩解,但畢竟是外來之物,不僅有純度是否達標、來源問題、過敏風險、與操作人員的專業能力差異外,更存在不可避免的降解、深層刺激風險、甚至是手術上的風險(比如有大量的整形失敗案例、以及一段時間後填充物錯位導致面部變形等問題);故想要持續改善皺紋問題,應考慮透過塗抹高營養、低刺激與滲透能力突出的產品長期使用,如此一來,方能使自身細胞活化、自生更多蛋白,以最終達到逐漸淡化細紋的目的。

體外實驗

全麗使用多種體外實驗,以確認產品的機理,這有助於全麗開發配方時運用不同機理的物質,把配方的功效性進一步加強,並且同時減少可能的穩定性與功效互相抵消等問題。於此同時,全麗與其他廠家的其一不同之處在於能為消費者與客戶篩選出符合功效期望、安全性、與預算成本的符合需求之產品。

生物體內的活性氧自由基是活性態氧代謝的產物,包括超氧陰離子自由基、羥自由基(·OH)等。過量的自由基誘發機體氧化反應可損害機體的組織和細胞進而導致衰老。本實驗通過 DPPH法、水楊酸法及鄰苯三酚法測定樣品清除氧自由基的能力。

SDS
SDS作為皮膚刺激的陽性物質,SDS作用會引起血紅細胞的細胞膜損傷,發生溶血。在一定濃度的SDS作用下,血紅細胞溶血率為68.47%。向含有SDS的反應體系中加入不同濃度的仙人掌發酵原漿後發現,紅細胞溶血率大幅度降低,在22-28%之間,表明仙人掌發酵原漿具有保護細胞膜並減緩SDS對細胞膜損傷的作用。同時,隨仙人掌發酵原漿作用濃度增加,其對血紅細胞的保護作用不斷增強。

透明質酸酶
I型超敏反應又稱速髮型變態反應,當過敏原侵入機體時,機體產生抗體IgE,過敏原再次侵入機體時,與致敏細胞表面的IgE抗體結合,發生FceRI交聯.從而啟動活化信號,引發信號傳導,使胞內透明質酸酶在內的多種酶活化。透明質酸是組織基質中具有限制水分及其它細胞外物質擴散作用的成分,經透明質酸酶水解後,細胞間則成為非粘性,細胞脫顆粒和合成的新介質滲出,發揮生物效應,導致速髮型過敏反應的發生。因此常用受試物對透明質酸酶的抑制程度來評價其對I型超敏反應的緩解和改善作用。

金屬蛋白酶
基質金屬蛋白酶(MMPs)幾乎能夠降解細胞基質所有組分,包括膠原、明膠、粘性蛋白等。其中基質金屬蛋白酶I(MMP-1)作用底物為膠原,對MMP-1活性的抑制可降低其對膠原蛋白的裂解,本實驗檢測枸杞發酵原漿對MMP-1活性的影響。

3D皮膚模型
皮膚刺激性的生理機制是化學分子透過角質層,損傷角質形成細胞引起細胞死亡,從而釋放大量細胞因數,啟動炎症反應信號通路。炎症分子進一步作用于真皮細胞中的基質細胞和內皮細胞,內皮細胞擴張,通透性增加最終導致紅斑和水腫。

人體實驗

全麗能夠達到並肩國際水平的科研,正是因為我們堅持在確認產品的安全性後,進行人體功效實驗,從而我們運用科學的評價方法,來驗證我們的理論,從而製作出功效更加強大、組成更加天然、更無刺激性、更時尚、更帶有愉悅感的產品!

TAIWAN LI CROUP PURE, PRECIOUS, POWERFUL.

Search

關閉搜尋
pagetop